新闻资讯

《我不是药神》30亿票房

      近一周翻翻微信公众号订阅,发现几乎80%推送内容都与《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相关,爆炸式口碑及引发争议的热点问题不断点爆这部电影。身边朋友对这部电影口碑好评如潮,纷纷准备二刷。豆瓣高达9.0评分,评价人数约26万,成为今年以来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究竟发生了什么?

 

票房大卖

 

    “要爆了!要爆了!《我不是药神》要卖到30亿!”一位影城经理在点映后将这段话发到了朋友圈。

      不用怀疑,《我不是药神》点映评分高达9.6分,周日点映上座率甚至达到36%,两日点映票房累积突破5000万,是国产影片点映综合成绩中的最佳之一。所有的数字都指向一个字:爆。

最早,这部在上海电影节千人首映后收获赞誉的影片,大家对其预测票房在10亿左右,大规模的点映、首映礼后,预测票房则是提升到20亿。但我们现在可以确认,这部影片的票房卖到30亿已经毫无悬念了,并具备冲击今年暑期档甚至是年度票房冠军的潜力。

 

 

      更重要的是,我们总感叹韩国和印度电影不断用现实主义题材来试图讲述社会的弊端,也总说近些年内地电影市场一直不太景气,而且缺乏对人、对己的关怀。但《我不是药神》的出现,正好扭转了这个局面。
 

坏人是谁?
 

      这部影片是一个做了美化的作品,整部影片除了医药公司和卖假药的都是好人。就算反面角色的卖假药的最后也良心发现,在被抓之后没有供出徐峥。被从头黑到了底的就只有医药公司和医药代表们了。这么人命关天的重要药品,印度生产批发价仅为500元的药,他们居然卖到4万。如此的暴利,如此的蔑视生命,简直禽兽不如,令人发指啊。

但实际确实如此吗?这可忽悠不了懂投资的成哥。给大家看一下电影中所说的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宁”(真实名字叫“格列卫”)生产公司——瑞士诺华制药公司10年的财务数据。

 

 

       看到了没有,人家的营业利润率只有20%左右,净利率此基础上再减3-4%,根本不是电影中描述的那么暴利(对比一下,恒瑞医药净利率24%,东阿阿胶28%,双鹭药业44%)。但影片反应的国内高价和印度低价问题在现实生活中却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其一,药企高研发费用的问题,估计这个问题大家也都被安利得耳熟能详了。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诺华制药每年的研发费用五六百亿,占到营收的16-19%,与净利润相当,比国内很多所谓的医药企业的市值都要高了。这里面有相当大一部分可能研发失败,血本无归了。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这个毛利率真可以算是良心企业了。

其二,印度作为“世界药房”,除了打破药品专利的限制进行仿制外,人工、厂房、设备等各方面成本都远远低于西方国家(详见《我不是药神》上映的背后:印度仿制药为何如此低廉),所以印度所产药品的实际价格很低,实际甚至比影片中500还要低,低到200多元。

其三,原版诺华格列卫在内地售价2.35万,在香港的售价1.7万左右,美国1.36万,在韩国更是不足1万元。究其原因,是高昂的税收和流通环节的层层加价造成了我们国内价格的畸高。到底谁在喝绝症病人的血,不言而喻,但这个问题无法深究。

 

 

      作为话语权最弱的医药公司,在影片放映之后成了众矢之的。这锅背得结结实实,至于替谁背了锅,自己想去吧!

可以说影片的批判性不足,批判的对象是冤枉的,而很多值得批判的东西却一点也没有提及。可是假如真的去触及,这电影肯定无法上映了。

 

                  30亿起?


 

30亿起,《我不是药神》将成为今年暑期档超现象级影片

 

      整体来看,《我不是药神》前期在整个暑期档之中,热度绝对不是最高的,就想看指数、题材、演员阵容等多方面,该片只能排到暑期档前5名左右。

      上周末的点映只不过是小小的预热,从今天开始,工作日的三连击才会让影片口碑和话题性得到最有效的散播。

可以发现,《我不是药神》有两个指数提升很恐怖:一个是猫眼想看指数的日增。前两天这部影片的想看指数仅仅不到9万,而昨日一天想看指数拉升了1.8万人,这可能是有统计以来单日增幅比例最大的一次。 另一个是指数是影片的观影群众画像比例,男女观众的占比更趋于合理。影片评分为9.5分,并没有出现一头沉的现象。在此情况下,男女观众能够形成相互促进和共同观影的良好氛围。

 

 

      而站在院线影城排片的角度来看,本周末除目前上映的《动物世界》和《超人总动员2》之外,其他影片和新片均没有较强的竞争力,《我不是药神》有望拿下今年国产电影开画最高的市场占有率,接近一半以上的银幕都将放映这部口碑佳作。

要知道以往国产片能够拿到35%的排片比例已经实属不易,在市场空间有限,多部影片共享市场的前提下,好口碑、话题性、高占比可是影片上映首周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的重要因素。

 

 

      另外,高开也并不会消耗下沉和扩散的能力,该片仍然会做到类似《红海行动》的票房走线。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红海行动》首周票房5亿左右,想看指数也仅仅16万人,但这没有妨碍该片后续凭借口碑和质量拉升票房空间。

通常情况下,一部影片首周票房会占到整体的6成~7成左右,口碑好的话占比会更低,《摔跤吧!爸爸》首周票房不足亿元,但最终票房接近13亿,《我不是药神》甚至有可能复制这个完美的票房走线。

综上,《我不是药神》目前已经基本具备成为超现象级影片、总票房达到30亿的一切因素。

 




平衡点

 

《我不是药神》找到了中国现实题材电影最好的表现平衡点

 

     在《我不是药神》出现之前,让中国电影人最烦恼也最常提起的一个话题就是“很多题材不让拍”。

那么到底是不让拍,还是不敢拍,又或者是不去拍? 其实仔细回想一下,我们真正去有勇气去触碰的题材还是少数,红线自然不会松动,真正有悖于主流价值观的作品也注定是没有市场的。

     这两天《我不是药神》各种的刷屏,让电影从业者、媒体和影迷都惊叹影片的尺度突破,毕竟敢于去谈论医疗、医药等敏感话题,在以往的中国电影中是很罕见的。

被拿来对比最多的影片是美国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不少媒体也指出《我不是药神》整体风格、宣传物料、海报等很贴近韩日的电影风格,更像韩国电影《熔炉》和《素媛》等。

 

 

      普通观众可能对这几部影片并不熟悉, 但这并不妨碍《我不是药神》在国内的口碑发酵。在市场情况尚不明朗的前提下,国内的电影人第一不敢、第二也懒得去拍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但印度影片《摔跤吧!爸爸》,使得我们重新审视内地观众对现实题材影片的接受能力。值得玩味的是,这个缺口反而是进口片帮我们打开的。

拍摄现实主义题材,对于当下中国电影和中国电影人而言是一种责任和担当。在中国较为特殊的政治环境下,找到表达的平衡点也是极为困难的,但这种创作难度,其他国家地区的电影人也同样需要面对的。

     《我不是药神》有其故事原型,编剧也根据原型做了适当的艺术化创造,使得全片的人物形象更饱满和真实可信,更容易被中国观众所接受。

      故事原型中,徐峥饰演角色程勇,原名其实叫陆勇,本身也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和剧情一样,是一家针织品企业的小老板。即便原型是收入不菲的私营企业主,也面临高昂药价所带来的经济压力,陆勇发现印度仿制版的格列卫价格仅卖4000元,而正版的瑞士诺华药品高达2.35万一盒。

和剧情中一样,借助网络,陆勇把低价购得的仿制版格列卫在网上贩卖。在十多年前,网络支付和交易远比现在繁琐。在支付和交易过程中,陆勇的借记卡出现问题,继而因涉嫌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被起诉。

 

 

      影片中最后一幕也同样在现实中发生过,近千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向法院请求,希望免去陆勇的刑事处罚。

可以看到,对比故事原型,《我不是药神》的剧情显得更为残酷,其主角程勇的个人成长更为完整。虽然影片长度仅仅为117分,但剧情节奏并没有显得拖沓和冗长,整体控制得还算恰当。之前总有些人说中国人不能拍现实主义题材,但客观来看,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内地一直没能找到拍摄现实题材的出发点。

     当下中国最主要的矛盾是什么?并不是贫富差距,也不是社会环境的不公待遇。有钱没钱都能活着,但如果遭遇到生老病死这些无法避免的灾祸,上帝的天平还是公允的。更何况不管有钱没钱,在遭遇到重大疾病的情况下,有钱也不过是可以残喘几日,病人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

    《我不是药神》恰好切中了这一点,那就是中国医药和医疗体系过去存在的问题。住房、教育同样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但没命活下去,这一切都是空谈了。

    《我不是药神》中程勇这一角色其实更像《辛德勒名单》中的辛德勒,最初都是为了赚钱,但当看到受难者所经历的苦痛,其人性善良的一面被激活,凭借一己之力去试图完成对他人和自我的救赎。

 

 

      这种具备完整、可信成长经历的人物,在中国电影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这种处理方式也更容易被中国观众所能接受,毕竟这个角色更符合绝大多数中国观众的价值观。

 

本文转载自虎嗅网